·修仙.嫖病娇二

作品:《(快穿)吃肉之旅

    【禁】
    明微道君正在洞府内修炼,忽听得自家那小徒儿急急慌慌的声音:“师父!师父!师叔,师叔她……收徒了!”
    话音刚落,便见一道蓝色的身影闪了进来,大大咧咧往椅上一坐,丝毫也不介意明微道君几个时辰前才在这间屋子里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
    “师兄,”叶萱看了看正紧闭双眼的明微道君,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就别装死了,喏,徒弟我已经收了,快来见见你师侄。”
    明微道君原本不想理会叶萱,实在是见不得她这副惫懒的样子,只得将法诀松了,恨恨地睁开眼睛:“言语无矩,成何体统!我让你去收徒,不是让你下山随便捡个阿猫阿狗回来!我沧澜派的门墙岂是如此好进的!”
    明微道君虽然被叶萱背地里叫做老头,实则面貌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身着一袭青色云纹道袍,原是潇潇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可惜被唯一的师妹气得横眉竖目,半点淡然也无。
    “骂人之前,也得先验验货嘛。”叶萱显是早已习惯了明微道君的斥责,她照旧笑眯眯的,朝门外招了招手,“徒儿,这便是你师伯。”
    只见那门外当即走进一个青年男子,明微道君眼风扫过,观他资质上佳,气便消了大半,再一见这青年虽则年纪轻轻,但举止有度,在自己这化神道君面前依旧不卑不亢、十分有礼,更是已差不多认可了师妹新收的这个弟子。但他面上依旧肃然道:“你且报得名来。”
    “禀师伯,晚辈谢聿之,江城人士……”
    叶萱在一旁听着谢聿之与师兄一问一答,明微道君问的是谢聿之的身份、履历,这些事叶萱之前早已问过了,门中也会派人去调查。
    如今道门与魔门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叶萱打山门外收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徒弟,自然是要慎之又慎,谨防有魔门奸细混进来。
    据谢聿之的说法,他之所以掉在天门关外,乃是被一魔修追杀。
    他原本想逃进沧澜派求救,却忘了沧澜派护山大阵的厉害,就这么落在了叶萱面前。而那追杀的魔修畏于沧澜派之名,自然是早已逃离。
    他原本身受重伤,当时便被叶萱用一颗化清丹治愈。叶萱趁机又探查了他的根骨修为,发现他今年二十五岁,已是筑基九重了,看来资质也很好。
    资质不错的徒弟,就代表叶萱可以少操些心,加之谢聿之出身简单,父母只是凡人,背后没有势力牵扯,虽被魔修追杀,也不过是因为那魔修起了杀人夺宝之心,并不是惹上了什么难缠的麻烦。
    如此一个省心的徒弟,简直是为叶萱量身定做的。
    她盯着谢聿之猛瞧了一阵,又发现这便宜徒弟守规矩、会看人眼色,最重要的是,一点也不多话,实在是合她心意。那嘴角便止不住地往上翘,越想越得意。
    明微道君见叶萱这副模样,哪里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又勉励了谢聿之几句,将他打发出去后,立时便拉下了脸:“你既已收了那孩子为徒,便要担起师父的职责来,若是打着将他往我座下一扔,你下山去逍遥快活的主意,你从今往后就别想踏出天门关!”
    “师兄说哪里话,”叶萱一看自己的小心思被师兄戳穿,连忙摆出一张义正辞严的脸,“我像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吗?这种事我是绝对不会干的。”
    “哼,”明微道君冷哼一声,“把道书丢给他,自己下山去逍遥快活也不行!”
    “这种事我肯定也不会做的。”
    “把他丢给婉婉,自己下山去逍遥快活也不行!”
    “这种事我……”叶萱正打算继续信誓旦旦地赌咒发誓,才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别的法子偷懒了,不由苦下了脸,“师兄,别啊……”她可怜兮兮地凑到明微道君眼前,“那我以后岂不是要累死。”
    “让你教个徒弟,又不是让你去杀魔门老怪,”明微道君只觉得额角青筋直跳,“有那么难吗?!”
    “当然啊,”叶萱一脸理所当然,“我宁愿去杀天衍教的那谁谁,也不想教小娃娃修炼。”
    明微道君知她是这个性子,又数落了几句,见她依旧懒洋洋地倚在椅子上,只得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只盼你对那孩子上点心,毕竟师徒一场。”说完又忍不住苦笑,“除了修炼和找人切磋,我看你也没对别的事上过心。”只是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了。
    叶萱见他神色有些异样,自然清楚明微道君想到了什么。她不想提到那件事,转过话头,和明微道君又说了几句闲话,方才辞了出来。
    踏出洞府,便见谢聿之站在门外,一见她就恭敬地行了个礼,叶萱不由有些恍惚,谢聿之,也是姓谢啊……
    但她知道,谢琰和谢聿之,自然是没有半点关系的。若是谢琰还活着,也同她一样,在这滚滚红尘辗转了五百余年。
    五百年的如水光阴,足以让沧海变桑田,但叶萱依旧记得她和谢琰还在一起时的日子。彼时她还是个及笄之年的少女,随师父隐居在一个叫衡南的修真小城里,便是在那时候结识了谢琰。
    明微道君说的对,她生性惫懒,除了修炼和找人切磋,没有什么事是放在心上的,只有谢琰。她找了那个少年五百年,一直找一直找,人人都说他死了,但叶萱始终不肯相信。
    怎么会呢,叶萱还记得她离开衡南城返回师门的时候,谢琰拉着她的衣袖。那少年从来都不是一个习惯将感情外露的人,他只紧紧抿着唇,黑色的眼瞳中像是有火焰在燃烧:“等着我,”他坚定地说,“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他会来找我的,所以,他怎么会死。
    “师父。”谢聿之见叶萱久久没有说话,不由出声提醒道。
    “啊,”叶萱这才像从梦中惊醒一般,她笑了笑,“走吧,为师带你去玉璜岛。”
    沧澜大泽有一百三十七岛,其中,尤以九座大岛灵气最盛。身为元婴真君,叶萱的洞府便在其中一座大岛玉璜岛上。派童子替谢聿之安排好了住所,她也懒怠像其他师徒那样来一番训诫勉励之类的,而是懒洋洋地道:“为师不讲究虚礼,你若是修炼过程中有疑虑,只要为师没有闭关,径来询问便是。”就这么草草叮嘱了一句,她便将新收的徒弟丢在了一旁。
    原本以为解决了收徒这件事,就可以继续过清净日子,事实证明是叶萱想的太简单。
    修真界发展至今,早已是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道门之中,修真资源被几大宗门瓜分大半,宗门内,又有种种师承家族林立。譬如沧澜派内,就有六洞九大家。诸人选徒,除了看资质,还要看家世,甚至可以说,最看重的是家世。派中几位元婴真君座下,弟子清一色都背景不凡,就连叶萱当初被玄阳道君收入门下,除了她天资纵横,也与她父母都是沧澜派中的大修士有关。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堆仙二代里忽然冒出个凡人出身的谢聿之,简直比夜空里的启明星还要惹人注意,门中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最多的则是不满。
    这种不满,自然没有人敢在叶萱面前表现出来,倒霉的就变成了谢聿之。
    叶萱不知此事,只是看谢聿之勤勉好学,等闲又不会来打扰自己,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徒弟。她压根也不想操心教徒弟的事,偶尔遇上谢聿之,便潦潦指点两句,转脸就丢开了。
    如是匆匆过了大半月,门中诸人见叶萱对谢聿之不管不问,更是变本加厉地欺负他。明微道君自然是略有察觉的,只是他乃一派之掌,不好插手弟子间的争斗,反是魏婉婉忍不住了,径来寻了叶萱。
    叶萱惊愕地瞪大眼睛:“什么?你说门中有人日日以欺负我那徒儿为乐?”她不由嘀咕了一句,“怎么他不来寻我?”
    魏婉婉忍不住气道:“师叔,莫非您忘了,您正是因为谢师弟安静少言不好来扰您,方才对他满意不已的,况且,”小姑娘忍了忍,还是道,“若不是您对谢师弟不闻不问,那些家伙恐怕也不会如此嚣张。”
    “呃……”叶萱一时语塞,她也知道自己对徒弟关心不够,心下便有些愧疚,打发走了魏婉婉,方才第一次主动踏进谢聿之居住的长观洞天。
    她先是唤来了照顾谢聿之起居的两个童子,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个便宜徒弟平日的生活规律到令人发指。
    谢聿之是筑基修士,每日只需两个时辰的睡眠,除了这两个时辰,他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来回往返于玉璜岛、小境山和观书阁,没有一天不是这样。
    按理说,此时该是他在观书阁参阅道法的时候,两个童子吞吞吐吐,却道:“真君,谢师叔他……正在房中休养。”
    叶萱哪里还不知这是为何,她抬脚一跨,转瞬间便到了谢聿之寝房门前,房门在她的灵压下应声而开,屋里的场景却让叶萱愣住了。
    其时正是黄昏,夕阳的点点碎金洒落进屋内,青年赤裸着上身坐在窗边,那金晖便好似流淌的蜜,在他匀称流畅的肌肉线条上滑落。叶萱这才发现,自己的这个便宜徒弟,原来是个极为俊美的俏郎君。
    只愣了短暂的一瞬,叶萱面上神色不变,径直走进屋。“把衣服脱下来,”她见谢聿之匆忙穿衣,抬手就抓住了青年的胳膊,只见那平坦结实的小腹上,一道长长伤口横亘而下,翻卷而起的皮肉还带着烈焰焦灼过的气味。叶萱皱起眉,“谁干的?”她想了想,“赤炎岛那老头的徒弟?”
    “不过是同门间切磋,”谢聿之淡淡道,他脸上既没有激动,也没有愤懑,反而将胳膊从叶萱手中抽了出来,自顾自拢好衣襟,“些许小伤,实属平常。”
    叶萱愣了愣,差点被气笑了:“你当我傻啊?”这么大的伤口,还是伤在致命位置,哪家的同门切磋如此没有分寸。
    她忽然想到,或许谢聿之没有寻求自己的庇护,并不是碍于她的表现出的冷淡态度,而是这个便宜徒弟,压根就没打算找师父告状。
    而谢聿之的回答也证实了叶萱的想法,他穿好上衣,依旧是平常面对叶萱时那副恭敬又淡然的模样:“弟子伤在腹部,邓师兄伤在胸口,论起来,还是邓师兄伤的更重。不是切磋,难不成是邓师兄有意为难弟子?”
    叶萱这会真的笑了起来:“好,好,好……”她连说三个好字,脸上的笑容掩也掩不住,谢聿之抬起头,便见她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切磋的好!”谢聿之一怔,叶萱便笑眯眯地道,“好徒儿,若是邓师侄下次再寻你切磋,你可万万不要推辞。”
    “这是自然。”谢聿之那双一直平静无波的眼睛里,这会儿也染上了些许笑意。
    叶萱见状,心里愈发高兴。她没有想到,这个徒弟的性子如此合自己的胃口。不仅仅是他安静少言,更是他这种被人打了不声不响,想办法更狠地打回去的行事手段。
    “若是有什么你顾及不到了,”叶萱想了想,还是道,“径来寻为师便是。”她这句话才算是说得真心实意,也是从这一刻起,才认同了谢聿之这个徒弟。
    也不见谢聿之面上有甚欣喜之色,他却道:“无需师父操心,弟子自能应付。”
    “我不是怕你对付不了那几个小毛孩,”叶萱摇了摇手,“你不屑于找靠山,门里那些怂货可无耻的紧,打了小的再来老的,你又要如何?”她笑了笑,懒洋洋的神色中带着一丝傲岸,“若他们不要脸,那咱们也就不用给他们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