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嫖大神官 十七

作品:《(快穿)吃肉之旅

    玛格莉睡得迷迷糊糊的,朦胧中感觉到大床微微下陷,温热的大手伸过来,搂住了她的腰。
    “哼……”她扭了扭,离身后那具坚实身躯远了一点。那人却不屈不挠,又把胸膛贴了过来。她再扭,那人就再贴。闹到后来玛格莉已经被抵在了床边上,她只能没好气地打开西奥多的手,“别闹,睡觉呢。”
    西奥多不说话,勾住她的腰往怀里一带,少女就乖乖被他拥进了臂弯:“嗯,睡吧。”青年的声音在深夜里有一种低沉的沙哑,听出了他话音里的疲意,玛格莉就心软了。
    她还在生气,纵然是个大方热情的姑娘,总是这么没完没了地主动,她也是会疲惫的吧。西奥……就不能有一次是坦率的吗?今天发生的事微不足道,甚至可以算是恋人间玩的小情趣了,但在把西奥多丢在书房的那一刻,她其实是真切地感到沮丧的。
    她只想要他坦诚一点,这样的小小要求,不过分吧。可是一想到他处理公务忙到了深夜,现在又这样放低身段来哄她,玛格莉就觉得自己也没那么不高兴了。我可真是不争气啊,她苦笑了一下,回搂住了西奥多的背脊。
    “对不起。”男人的下巴就搁在她头顶,声音从胸腔里发出来,带动着她贴在他胸前的侧脸微微震颤。这是一个极亲密的姿势,西奥多就这样拥着她,低声吐出了他从未说过的三个字。
    “诶?”玛格莉有一瞬间的愣怔。
    她感觉到自己被拥得更紧了,“我很抱歉,”西奥多低声说,“我……”他似乎是在组织措辞,犹豫的声音里带着只有少女察觉到的忸怩,“我很想,那时候……我其实很想,”没头没脑的话让外人听来只会莫名其妙,玛格莉伸出手,摸索着抚上西奥多的侧颊——那里,一片滚烫。
    深吸了一口气,西奥多总算把后半句话说了出来:“和你做。”
    想和她做,想进入她的身体,亲吻她,狠狠地占有她。只要一被她碰到就会浑身发热,稍稍一挑逗肉棒就立了起来。肏她的时候,必须要用最大的意志力才能让身体克制一点,才不会太过激烈而伤到她。
    西奥多怀疑自己是不是病了,因为诅咒留下的后遗症所以脑子不清醒之类的。他其实是个很寡情的人,年少的经历让他早已看透了人性复杂,也让他变成了一个不敢信任任何人,也不想去信任任何人的冰冷存在。那时候他在城外发现了灌木丛里濒死的少女,到底是什么原因驱使他命令车夫折返回去的?西奥多自己也说不清楚。
    但那只是个小小插曲,很快,他就把那个连样貌都模糊了的半魔人抛在了脑后。
    如果不是突然身中诅咒,他和玛格莉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西奥多甚至怀疑过自己身上的诅咒是不是玛格莉搞的鬼,不然,他怎么会在无奈之下抓玛格莉来解除诅咒,又和那个女人有了种种孽缘。
    他失态过,抓狂过,甚至因为那个女人的愚蠢爆过粗口。他感觉自己完全不受控了,一开始只是在玛格莉的勾引下半推半就,现在竟然已经到了她什么都不做,自己却心心念念想着要对她做什么的地步。
    西奥多想过要离玛格莉远点,也许是那个淫魔蛊惑了自己,独处的时候,自己就能冷静下来了。但是没有用,不是他尝试着一个人的时候没有用,而是他连和玛格莉分开一点点,都打从心底里不愿意。
    我……我这是疯了吗。
    西奥多不知道,他固执地维护着自己的骄傲,不肯吐露一丁点真情实感。除了他别扭又龟毛的个性在影响,不过是因为他不敢去正视自己的感情罢了。
    “你想……和我做?”少女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声音里的不可置信显而易见。
    西奥多有一点气闷,更多的是窘迫。“不相信?那就当我没说。”这句别扭的话几乎立刻就要冲出喉咙,想到那时候从他腿上跳下来,少女掩藏在狡黠下的失望眼神,他抿了抿唇,觉得脸上又热了几分:“没错,不止是那时候,”他竭力想做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我现在也很想。”
    “想什么?”
    西奥多不确定怀里的这个家伙是故意的还是依旧不肯相信,他咬了咬牙,头一次在没有被激情冲昏头脑的情况下说出了自己羞耻又直白的心声:“想干你。”
    “用什么干?”
    虽然卧室里很暗,但西奥多依旧能感觉到少女望着自己的炯炯目光,“别得寸进尺”,男人从喉间迸出低哑的喘息,他咬牙切齿地在少女的小屁股上拍了一记,“或者我可以用实际行动来回答你。”
    “好啊好啊。”结果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比他还要激动地回答,西奥多被噎了个半死,深感挫败。“但是我现在只想西奥亲亲我。”少女仰着小脸,那双熠熠黑瞳中仿佛盛着满星河的辉光,璀璨得教西奥多移不开眼。
    他焦躁而茫然的心忽然就沉静了下来,一直以来的不安,一直试图表现出来的强撑,就在这一双眼睛下轰然败退。
    “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
    轻柔与低沉的话音几乎同时响起,少女有一瞬间的愣怔,然后,她紧紧抱住了西奥多。
    房间里陷入了宁谧的安静,他们许久没有说话,就在玛格莉的耳畔,急促的心跳声笃定安然,仿佛庆祝的鼓点,又好似甜蜜的韵律,“西奥,”她的手指在西奥多胸前画着圈圈,“你在紧张?”
    “没有。”西奥多毫不犹豫地否认。
    “害羞了吧。”
    “不可能。”
    一阵窸窸窣窣的摸索声响起:“可是你的脸摸起来好烫。”
    “住嘴!”
    这一次西奥多选择让她住嘴的方式是直接亲了上去。即便做过很多次,男人的吻技依旧不甚高明。他大概是所有肉文男主里技术最一般的了——主要原因是西奥多不太放的开——玛格莉一面热情地和他缠吮着,一面不正经地想,但胜在肉棒够粗够长,器形完美,只要一插进去就能准确戳到玛格莉的敏感点,几下重重撞击后,玛格莉就得缴械投降。
    这一次也是一样,西奥多大概真是憋得狠了,扯开少女的领口,待那两团饱满玉乳弹跳而出后立刻亲了上去,他一只手揪着奶头揉玩,一只手伸到少女腿间,剥开花唇,掐住刚探出头来的小小花蒂大力拧捏。这两颗小果子带给他的感觉有区别,也有相同之处。一颗早已被渗出的花液浸润,湿漉漉的带着淫靡的黏腻感,一颗极为调皮地硬挺站立,随着乳肉在男人的大掌中变换形状,也跟着颤巍巍抖动不止。当然,他们都一样可爱。引着男人用唇舌去采撷,一路从胸前吻到腿间,含住散发出阵阵甜香的小穴口舔咬了起来。
    吃了一会儿淫液,西奥多感觉到穴口剧烈抽搐,应该是少女要高潮了,才抬起头,偏选在这种时候把肉棒插了进去。
    “啊!——”玛格莉果然在这种饱胀又凶狠的刺激下泻了出来,西奥多似乎特别喜欢在她高潮的时候肏她,本就窄小的玉道愈发紧致,湿热软肉如同一层层密不透风的网,将那头在花穴中纵欲逞凶的巨兽裹得严严实实,又咬又吸——将女人的阴道形容成另一张小嘴,确实是惟妙惟肖的。西奥多在她的夹吸下双眼发红,挺着阳具干得又快又狠。“啊,啊……嗯啊……太快了,西奥……啊……”少女的小手无力地搭在他肩头,龟头蹭过敏感点时,手指便情不自禁地掐住他的肩膀,连脚趾头都快乐得蜷缩了起来。
    闻言,西奥多放慢了抽插的速度,玛格莉以为他是体贴自己,谁知他竟然直接把肉棒抽了出来,将少女调转了个方向抱在怀里,噗嗤一声又插了进去。
    “干,干什么?”玛格莉有点迷迷瞪瞪的。
    铁臂横着她的胸脯穿过,将浑圆双峰挤压着箍在胸前,西奥多一手扶住玛格莉的腰,一手托着她的小屁股,长腿一迈,就下了床边干着她边朝前走。屋子里的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西奥多用魔法点亮了,荧黄灯火在少女光裸的身体上踱上一层蜜似的色泽,她双腿大开着悬空高高抬起,因为是背贴着西奥多被抱住的姿势,除了小穴里的那根巨物,浑身找不到丝毫着力点。
    “西奥,西奥……”她慌乱地反手去抓男人的胳膊,下体因为紧张不自觉缩紧,夹得男人在她耳边闷哼一声,“你要去哪?”
    西奥多没有回答,咬着牙含住她的耳珠用舌尖搅弄,随着走动的动作肉棒一次又一次重重肏弄。因为玛格莉夹得更紧,肏弄的力度也就越大。短短几步路,等到他在镜子前停下来时,少女娇喘吁吁地软在他怀里,流出的淫液将她大腿根尽数打湿了。
    等等,镜子?
    “在镜子前面做吧。”西奥多言简意赅地说,虽然是商量的句式,但语气无疑是不容拒绝的。他将玛格莉放下来,少女双腿发软,只能将全部重量都靠在他身上。这时候,玛格莉都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在镜子前面做什么的自然是很刺激,但是西奥……怎么会想来一场这种羞耻play?
    “你上次说过,”男人掰开她的玉腿,将其中一条高高提起架在臂弯里。这样的姿势能让他们两人清楚地从镜子里看到下体的样子,被蹂躏到通红的穴嘴可怜兮兮地张开着,边缘绷到发白,而被含吮着的狰狞巨物则赤红硬涨,鲜明的色彩对比下,显得好不淫靡,“想在镜子前面做。”西奥多慢悠悠地说。
    当然,那时候薄脸皮的西奥多肯定是拒绝了。想到他竟然还记得这件事,玛格莉不由心里甜滋滋的,刚准备给恋人一个甜吻,就见西奥多朝她勾起一个笑容,窄臀后送,将阳具抽了出来。玛格莉顿感不妙,接着,那根沾满淫液的硕长肉棍在花唇上蹭了蹭,一插到底,重重撞开了她的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