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饮血上阵

作品:《穿成哥哥的未婚妻

    白显正在处理白薇的葬礼收尾工作,他穿着黑se的西服,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cha入西服k子口袋里,脸上戴着银光墨镜,“嗯”了一声。
    对手机里的白薇柔声道:
    “哥一会儿给你送来。”
    然后又低低的交代了一些白薇一人在家的注意事项,这才收了线,转身,看向身后哭成了一片的白家人。
    几人真心,几人虚伪,在这一刻,白显都不在乎了,他的妹妹现在正在他的婚房里,等着他给她送衣服去,白显想要离开了。
    有佣人过来,整理了一些白薇生前的衣物,想要询问白显的处理意见,一旁那满含了泪水,伤心yu绝的二叔过来,对佣人斥责道:
    “当然是一起送火葬场了,这点小事都要拿来问阿显,你们懂事不懂事?”
    “打包好了,送去我的婚房。”
    白显面无表情的看着佣人,然后双手一同放入了k子口袋里,身形健硕修长,脸上的墨镜并未取下。
    吩咐完佣人后,他紧抿着薄唇,脸部线条轮廓坚y的看着白二叔,隐藏在墨镜后的目光未明。
    白二叔的目光有些闪烁,虽然看不见白显的眼睛,但内心却无端的感受到了一gu瘆人感,总觉着白显的脸上,那双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眸,正毛骨悚然的看着他。
    白显是知道了什么吗?
    怎么可能呢?一切的痕迹都被白二叔处理得很好,没有人会知道,白显的书房才是白薇si亡的第一案发现场。
    甚至,白薇是不是他杀,警方都没有证据。
    倒是白显一直坚持白薇此前毫无自杀倾向,一直在给警方施压,这一点b较让白二叔讨嫌。
    但白显也并无一丝证据,可以证明白薇是si在自家亲二叔的手里,甚至都未曾怀疑过这一点。
    便是在白家二叔心怀忐忑之时,白显突然又笑了一声。
    这笑声来得如此莫名其妙,隐隐透露出一抹讥讽,以及...猫捉老鼠般的促狭。
    只见得白显走近了白二叔两步,低头,看着矮他半截头的二叔,冷冷淡淡道:
    “二叔,听说最近南山那边的工程进展得不太顺利,是缺资金周转?集团拨给二叔的资金,二叔都花在了什么地方?”
    “这......这都是谁跟你乱嚼舌根?”
    白二叔心里忐忑,拿不准白显在白薇的葬礼上,突然提起这个做什么?
    他不是颓废已久?
    自白薇出事之后,白显放下了手里的所有事,白家的什么事情都不想管,集团里的什么工作都不过问,整个人就跟要随白薇一同去了似的,有种摇摇yu坠之感。
    这自然是白二叔所乐意看到的,白显一垮,整个白家不就是他的了?
    但昨晚白显出去了一趟后,今天早上再回来,整个人的jing神状态就恢复到了巅峰状态,甚至还b之以往更jing神奕奕。
    宛若一把擦拭g净灰尘,再次饮血上阵的出鞘利剑。
    这青年人,从少年时起就不好糊弄,今后,只怕更难对付了。
    (求珠珠,上了200珠珠加更哦)/③w·点Us/